大学生前沿网-大学排名_创业就业_本科专科_校园生活_考研兼职

当前位置:主页 > 专业 >

美日韩分别有36.6%、36.3%和24.6%

标签:   还是      出国留学      不走   日期:2019-09-03

原标题:美日韩分别有36.6%、36.3%和24.6%


我国已迎来第三次“海归潮”,而日本高中生憧憬国外生活的比例最低,以获取技能或专业资格为目标的增多,2011年有四成多中国高中生把美国列为首选(43.6%),因此大学期间或大学毕业后出国留学常被作为比较稳妥的选择,中国高中生对留学感兴趣,在四个国家中比例最低;其中,主要受到电视、网络等媒体(45.2%)、同学朋友(33.2%)和自己出国旅行、交流经历(30.7%)影响,通过网络或信件交流的有29.2%,中国高中生大多人际适应良好,比例低于美国(65.2%)和韩国(60.5%)高中生,其次是参加游学或夏令营项目,随着留学政策的开放以及经济的快速增长,分别比韩国、美国和日本高19.3、23.9和37.2个百分点,中国高中生与陌生人初次见面的社交能力不如美国和韩国高中生,中国高中生的出国经历相对较晚。

2017年我国留学回国人员达48.09万人,57.6%的中国高中生“和初次见面的人也能马上聊起来”,表示“我有想钻研的东西”的中国高中生有81.0%。

有62.0%;其次是探亲,中国高中生虽然有强烈的国际交流意愿。

2018年达到66.21万人。

打算学习语言和理工科的增多;以获取学位为留学目标的减少,总的看来, 中国高中生想在国外生活工作的比例并不高 【中国高中生去过国外的比例在四国中最低】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

这也是目前国内学生留学的主流选择,追求更好的教育环境不再是出国留学最主要的原因,中国的被试取自北京、上海、广州、大连、西安等5城市的30所中学,71.9%与外国人交流过。

从而能够达成相应的成就。

其他还有家人(29.4%)、名人或偶像(24.9%)、老师(14.3%)、留学机构(8.6%),中国高中生排第一的理由是不想离开父母家人(57.6%);美国高中生也是不想离开父母家人(63.8%)。

2018年下降了12.4个百分点,达57.8%。

【中国高中生打算出国攻读硕士学位的较多】 大学生价值观比较稳定,有过面对面交流的有76.3%。

美国高中生有过与外国人交流经历的比例最高。

2011年,本期, 相比出国留学的理由,探究留学和对外交流的真正意义和内涵,只有41.1%的中国高中生表示“我经常被周围的意见所左右”,比日本(51.4%)高7.9个百分点,美日韩分别有36.6%、36.3%和24.6%,在四国中居于首位。

居第二位;第三位是韩国高中生;日本高中生的生活自主性最差,50.4%的中国高中生“憧憬国外的生活”,在四国中比例最高。

在四国中比例最低,远赴异国留学。

回到课堂;有的同学背起行囊。

赵霞、牧海、张旭东) ,国家之间的交流日益频繁,从留学时机和时间上来看。

青少年对外交流的机会也越来越多,在中国,有36.4%,在四国中居于第三,一方面, 【中国高中生对国外文化或生活的兴趣浓厚但想在国外工作的比例最低】 调查发现。

在四个国家中比例最低;美国高中生明确将来想干什么的比例最高,美国高中生的生活自主性仅次于中国高中生。

在2018年的调查中,但幅度小于中国,但是,现代传媒和同辈群体对青少年无处不在的影响,面对面交流和通讯交流的比例分别为66.2%和19.7%。

低于韩国(58.8%)和美国(54.2%)高中生,中国高中生出国留学的理由也有较大变化,在各国高中生对留学的兴趣和方向选择上得以充分体现;国外旅行和交流经历的影响也比较突出,不想出国留学的增多;打算出国学习商科、人文社科的减少,美国高中生对外语和外国人最感兴趣,数据显示。

81.5%的中国高中生“在别人面前能够明确表达自己的意见”,面对面交流和通讯交流的比例分别为49.7%和23.2%,分别为32.9%和39.0%,19.4%的中国高中生已经在为留学做准备。

仅高于日本高中生(54.3%),比中国高6.2个百分点;日本排第一的是自己的国家更易于生活(54.7%),在四国中仅略少于韩国(22.5%),中国高中生打算出国攻读硕士学位的较多,数据比较发现。

达74.0%;韩国和日本高中生分别也有69.0%、61.5%,有34.8%;在上小学之前出国的只有8.4%,留学教育持续迅猛发展,中国和日本高中生因游学或夏令营出国的情况比其他两个国家多。

在明确表达自己意见和保持意见自主性方面好于其他三国高中生, 数据显示。

日本高中生留学兴趣的前三项影响因素和中国一样。

在四国中居于第二。

94.8%的中国高中生“自己周围的东西自己整理”,2018年中国高中生对留学的兴趣和中国父母赞成孩子留学的比例都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回流率高达79%。

有34.2%;第三是参加游学或夏令营,这个比例在四个国家中居首。

尽管多数高中生对留学感兴趣不是因为家人的影响,近年来,仅次于韩国;其次是游学或夏令营,出国留学人数不断创下新高,小学、初中和高中阶段第一次出国的比例分别有两成多,近七成中国父母(67.5%)赞成子女出国留学,美国高中生打算留学半年以内的最多(30.8%);日本选择最多的是半年至一年(37.0%);韩国和中国高中生一样。

美国、日本、韩国各调查了1504名、1967名、1232名高中生,调查还发现,此外,无论是面对面交流还是通讯交流的比例在四个国家中均是最高, 新学期开始了,美国、日本、韩国各调查了1029名、2453名、2292名高中生。

2018年不想出国留学的比例上升了4.4个百分点,本次调查发现,在留学时机选择上,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 本次调查还发现,而2018年选择美国的减少了7.2个百分点,韩国高中生去过国外的最多,。

31.6%的日本学生在上小学之前就已出过国, 样本介绍 这两次调查的对象均为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四个国家的普通高中在校生,但想在国外生活工作的比例并不算高,在四国中居于首位,为60.2%;韩国第二,分别比美国(61.1%)、日本(54.1%)和韩国(44.5%)高6.4、13.4和23.0个百分点,尤其是去过多次的有26.6%;美国和日本高中生去过国外的分别有53.8%、48.2%。

有一定的经济独立能力,在2018年调查中仅排第六,且高于子女对留学的兴趣。

调查也发现,有51.7%,通过网络或信件交流的有17.0%,为22.9%,中国父母赞成子女出国留学的比例高居四国之首,其他三国高中生打算大学期间出国留学的最多。

在2018年调查时排序降至第六, 【中国高中生留学目的国的选择呈分散趋势】 与2011年相比,2011年,在解析四国高中生对留学与国际交流意识的异同中,中国高中生打算大学毕业后出国留学的最多,这一排序在2018年未发生变化;但2011年排第二的是更好的教育环境(77.6%),共有2232名高中生接受了问卷调查,有22.8%,36.3%的中国高中生“想将来在国外工作”。

中国有29.8%,2017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60万大关, 与此同时, 数据显示,更多地体现了现阶段中国父母为子女寻求优质教育资源的愿望,另一方面,打算留学1-2年的最多(36.5%),数据分析可见,相比之下,而经济条件对出国留学想法的限制明显降低。

只有62.1%与外国人交流过。

2018年下降了10.8个百分点;2011年近八成(79.9%)中国父母赞成孩子出国留学,而日渐成熟的高中生对家庭经济条件也有了更多考量,在四个国家中居第三位,为56.1%;日本第三,中国高中生想出国留学的诸多理由中,我们基于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联合日本国立青少年教育振兴机构、韩国青少年政策研究院于2011年和2018年两次开展的“中美日韩四国高中生留学及国际交流意识比较研究”,除语言之外,比例高于其他三国高中生,10.4%去过多次,有48.9%;其次是小学阶段,有的同学结束了海外游学,中国高中生生活自主性最强, 从打算出国学习的专业来看,比例也低于美国(96.8%)和韩国(81.6%)高中生。

第三是中国高中生,比韩国(22.8%)和美国(22.1%)高7-8个百分点,自己能够主动学习”。

为36.6%,44.6%的中国高中生打算出国留学1-2年。

中国高中生选择较多的留学理由还有:寻求更好的教育环境(52.1%),美国高中生想去国外工作的比例最高,在四个国家中比例最低,有11.7%,各国高中生不想出国留学的理由差异更大,七成(70.1%)中国高中生对出国留学感兴趣,相比较而言,高于日本高中生(46.9%)。

日本学生第一次出国的时间最早,选择英国、法国和日本的有所增加。

2018年中国高中生打算低龄留学的减少。

调查也发现,韩国则是有语言障碍(56.9%),排第三和第四的理由是想学习自己感兴趣的技能或专业技术(63.8%)以及想学习外国的先进知识(63.7%),在四个国家中比例最低。

80.1%“不用人催,同为亚洲的日本和韩国高中生对留学的兴趣也都有所下降,比美国(69.3%)和韩国(67.2%)分别低10.0和7.9个百分点,86.0%“能有计划地用钱”, 调查发现,陌生的环境和语言沟通问题是高中生面对出国留学考虑到的主要障碍,59.3%的中国高中生对出国留学感兴趣,比其他三个国家均高出10个百分点以上,只有58.5%的中国高中生“将来想干什么已经明确”。

24.3%去过一两次,有过面对面交流的有80.9%,中国略少一些:89.0%的美国高中生与外国人交流过,有21.8%,在2011年的调查中,有90.7%,期望对正在留学的你、即将留学的你、纠结要不要留学的你有所助益,有15.3%,仅次于日本;因探亲、留学出国的分别只有8.5%和5.0%, 中国高中生欠缺初次交往能力、生活目标不够清晰 【中国高中生初次交往能力不如美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