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前沿网-大学排名_创业就业_本科专科_校园生活_考研兼职

当前位置:主页 > 实践 >

嘿 你听我说 | 云边有个小卖部

标签:   有个      你听      我说      小卖部   日期:2019-08-29

原标题:嘿 你听我说 | 云边有个小卖部


云边,有个小卖部。

总有一天,我们会再相遇。

生命是有光的。在我熄灭以前,能够照亮你一点,就是我所有能做的了。

山野,桃树,王莺莺。这大概就是刘十三的童年了吧,或者说,在他上大学之前,这就是他生命的大部分构成元素了。他和王莺莺相依为命这些年,还有那位早就离开他的妈妈那句:别贪玩,努力学习。长大了考清华北大,去大城市工作,找一个爱你的女孩子结婚,,幸福生活。

我不知道究竟是王莺莺给他浇灌的什么种种,还是妈妈的话真的起了作用,从小学开始他在那个小本子上面,写下一条又一条,划掉,画勾,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完成了多少,究竟那个本子上面的话实现了多少,只知道那一千零一条也被她一笔一划的写进了本子。但是我想,他还是知道了吧,原来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有计划,有毅力就能做到的。

刘十三计划了很久,做了很久,到最后才发现如果每件事情都算来算去,那么等到想明白,可能就来不及做了。

儿时,有个叫程霜的姑娘,愣愣的闯进他的生活。“喂,打劫”那么热的夏天,少年的背后被女孩的悲伤烫出一个洞,一直贯穿到心脏。她笑的那么好看,于是刘十三几乎没有犹豫的,他答应每天都给她带好吃的,变着戏法儿从王莺莺那里偷来好吃的分给她。可她说,打劫不靠谱,我们都产生友谊了。

可是又有谁能知道,小孩子心里想的都是些什么。程霜告诉他,我生病了,没几天活了。或许就是这之后,刘十三扛着羊腿让牛大田光着屁股站在小卖部门口的时候,十三也知道了小孩子究竟在想什么吧。

可是程霜还是走了,像我们每个人都有过的儿时的玩伴一样,当时万般的不舍,到现在,是在谈笑间随着发梢溜走的那个人吧。刘十三以为,程霜也是。于是他初中高中,最后上了大学,虽然不是清华也不是北大,但是在那样的山头村庄,也算是头一号人物了吧。大学,恋爱,刘十三以为自己的生活真的步入了正轨,虽然不尽人意,但总是平平稳稳。直到,另一个姑娘,牡丹要去南京了。

在送别的站台,他慌张拾起包裹,在道别的一分钟,火车停靠的两分钟,他居然说不出话。或许应该感谢的是那时的慌张吧,让他们再次相遇。那个从包里掏出瓶瓶罐罐一股脑儿放在嘴里嚼啊嚼,用一整杯奶茶咽下的女孩儿,时隔这么多年,再次出现在十三的生命里。

我想女孩总要成熟的早一些,这也是刘十三的原话,程霜打什么时候起,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她一定是爱着他的。陪他去南京,陪他跟小平头争吵,撑伞,甚至陪着他用耳朵听到了那句,“她每晚都和我睡在一起”,刘十三只知道,自己受伤了,却不知道,身边的姑娘又有多少的难过和痛苦呢。

有些人刻骨铭心,没几年会遗忘。有些人不论生死,都陪在身旁。所以她留下字条,说是几年前说好再见就在一起的约定,不作数,如果有幸再见,她一定做他的女朋友。

可程霜,再一次食言了。他说“我有很重要的事, 输了的话, 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在乡下支教的她没说什么,也没有解释,陪他跑,陪他想尽办法,甚至陪他一起成为球球的“妈妈”。在危险的时候,她拿出自己的病危通知书,那是多么的勇气,我真的不知道。后来,他们发生的故事零零碎碎都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我只记得,他们石头剪刀布的时候,刘十三还是选择牡丹。十三 、失散、程霜、成双。两代人终归失散 一个人心念成双。

后来,程霜终于走了,还是一张字条,但是这次却不一样了。因为程霜知道,无论谁摊开一张信纸,写上三个字,我爱你,都或许是二十一世纪最后一封情书。